鱼某某

一条躺平的咸娃娃鱼

今晚有点欧啊……先是双人狩猎第一把偶遇主播然后又连出两个紫色品质的东西(虽然是两个号)。炸药桶还是小号一阶珍宝开出来的……感觉精华三出不了好东西了

把佣兵喊奶布这个说法真的是巨雷了

#赤井J#夏日病

【你们难道不觉得火鸡看起来就很热吗,感觉夏天一定会被嫌弃x】
【私设有,OOC有】
【阿八掉线中x】
#赤井J#夏日病
    夏天到了。
    除去不知何时的突然性大雨,对于这个温度降不下来的季节,赤井翼还是很有好感的。于人类而言有些难受的高温,在他看来刚好合适。但这个夏季,却不太称心如意。
   “真无聊。”
    蹲在一幢大楼的顶部,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个城市,身上依然穿着那套不符合季节的运动装。
   “好想回去…”
    他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看见Joker,甚至连和Joker相关的消息也没有听闻。这是极少见的。至少自他认识Joker以来,还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那个怪盗Joker竟然这么久连一封预告函也没发出,实在是出乎赤井翼的意料。即使对人类不甚了解也没兴趣了解,对于Joker的个性他还是多少清楚一些。
   “啊啊…虽然有些麻烦,不过就这样吧。”
    伴随着话音的落下,不死鸟的身影消失不见。既然Joker不打算出现,他就难得主动去找一次。
    所以他再一次来到SKY JOKER。
   “为什么你又来了,哈欠混蛋!”
    比起外面,SKY JOKER内部温度明显低得多,赤井翼看见一台向外输送冷气的机器,大概是这个东西的缘故。
   “为什么呢…”
    像是突然来了兴致,赤井翼伸出右手竖起三根手指,“考考你,我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
   “一,为了你偷的宝物。”
    他的视线看向Joker堆积战利品的地方。
   “二,为了来看ACRUX。”
    他的视线又移向沙发上的神兽。被阿八取名为Hossy的Joker口中像猫的东西正惬意地趴在沙发上,吃着金平糖昏昏欲睡。
   “三,为了你。”
    从Hossy身上收回视线,他直直看向Joker。
    被赤井翼的视线盯得有几分不自在,Joker下意识移开一步,让自己不再处于对方的视野正中央。
   “谁管你!”
   “呐,Joker,”唯一感兴趣的对手最近完全销声匿迹,赤井翼有些无聊得慌,“继续和我的游戏吧。”
   “不要。”
    斩钉截铁,不带半分犹豫,Joker连思考也没有就拒绝了赤井翼的要求。
   “最近的宝物似乎不少喔?”
   “那也不要。”
    面对宝物也兴趣缺缺的Joker,赤井翼还是第一次看见。果然Joker很有趣。
   “这么热的天气谁要去偷宝物啊。”不,根本是出门都不想出去,天天待在有空调的屋子里才是最爽。
   “话说从刚才你进来后就变得很热啊,哈欠混蛋你干了什么?!”
    赤井翼摊手示意自己的无辜。
   “总之你别待在这里,空调都快没效果了!”温度已经到了会让人微微出汗的程度,知道赤井正体的Joker用手扇了扇风,瞪向没有一点自带火属性加成自觉的不死鸟。
   “看来你今天不太欢迎我的样子,我就先行离开好了。”
    不,我哪天都不欢迎你。Joker默默吐槽。
   “期待与你的再会,Joker。”
    还是不要再会了,每次碰上你都没好事。
    赤井翼从这片空间的离开让温度回降,Joker希望这个季节不要再看见那只光是出现在视线内就感觉很热的家伙。
    次日。
   “嗨,Joker。”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赤井翼又来了?
                       —END—

#赤J#不死鸟和新娘

第四集衍生产物x
Joker参加新娘大赛前的妄想
大概是Joker赛前选and试穿衣服然后被来sky joker串门的火鸡撞见的故事x
#赤J#不死鸟和新娘
   “怪盗Joker,你……”
    天空明朗的日子,没有丝毫要下雨的迹象,毫无疑问是个适合约会…不对,继续游戏的一天,赤井翼第不知多少次不请自来,在没有得到主人应允的情况下闯入SKY JOKER。
    不过这次,似乎有些被shock到了。这大概就是,一直以来所坚信的某件事物被颠覆的感觉。
   “原来你是女生。”
    即是惊讶也懒洋洋的欠揍声音成功让Joker用手上拿着的一件女式长裙糊了他一脸。
    事实上并不仅仅是手上的一件,Joker的房间堆满了女性服饰,就连Joker本人身上穿的,也是一件女装。
   “去你妹的女生,我是男的!”
    Joker的澄清在这样的场面下没有丝毫说服力。
   “难道是…”赤井翼打了个哈欠,火红的眸子微眯,“我都不知道,Joker有女装癖的吗?”
   “…”如果不是对两人间的武力值差距十分清楚,Joker真想冲上去把面前的哈欠混蛋(这只火鸡)撕了。
   “我可是怪盗,怪盗!”以示强调,Joker特意说了两次,“这是工作需要!”
    不过赤井翼的注意力分散在满地的衣服上,根本没在听Joker的话。
   “好好听人说话啊哈欠混蛋!”随手抄起一件大概是发饰的东西,Joker用力向赤井翼扔去,被轻易躲开。
   “如果不是阿八说新娘就要有新娘的样子不能随便穿还准备了这么多衣服…”
    Joker的小声抱怨被赤井翼听去。
   “新娘?谁的?”赤井翼一贯的慵懒声线中夹杂了一丝危险的意味,迟钝如Joker自然是没有听出。
   “没谁的!世界新娘大赛的奖品我一定要拿到手!”这么说着干劲满满的Joker在看见地上的各种女装后又焉了下来,“果然还是随便穿件衣服就好了…”
   「不行,绝对不行!既然要伪装成新娘就不能随便!」
    想起阿八认真的态度,Joker头都大了。
   “这件怎样?”
    烦恼着怎样能从阿八那蒙混过关的Joker被赤井翼拉回显示,看见他手上拿的衣服。
    不会太漏,简单的样式,适当的珠宝点缀使衣服不会太过华丽也不显得朴素。
   “就决定是这件了!”
    Joker眼前一亮。
    赤井翼看了一眼Joker的表情,又看了一眼手上的衣服,天晓得他只是想随便扒一件看看而已。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晃晃手上的衣服,赤井翼将它扔给Joker。
   “虽然是无聊得让我想回去的比赛,不过,”被火焰环绕的不死鸟从窗口跳出,“你的装扮还不错。”
    言下之意他会去围观。
   “这个…让人火大的哈欠混蛋!”
    赤井翼的身影于天际消失。
                        —END—
【假装火鸡去偷偷看了新娘比赛的样子x】

#炎烈#秀恩爱的都要被拔晶核

【岩岩的迟到生贺】
【信兄视角,全程欺负信兄(大概)】
【每次写烈火魂都会变成奇怪的文系列】
【OOC,几次尝试写正剧失败后的产物】
【果然超级没效率又晚了_(:з)∠)_】
01
    刚知道炎利家这个人时,天魔信长对他的印象是和幸村认识的S级武者。
    暗中关注幸村顺便留意了一下幸村身边的人的过程中,天魔信长对他的印象是实力很不错但比不上自己的还算强大的对手。
    全国大赛对战后,天魔信长对他的印象是虽然被自己虐了一场但还是不解气的拐走了幸村的臭小子。
   “那家伙竟然和幸村的关系这般要好!”语自总觉得幸村和炎利家有种迷之交往感的大六天魔王·天魔信长。
02
    决战后到再次前往世界的期间,天魔信长和烈火幸村有过短时间的谈话。
    虽然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话题扯到了炎利家身上。
   “此次实在为信兄的不该。”
   “…”等等话题跳的有些快,他做什么了?
   “阿利的伤至今还未痊愈。”
    原来是炎利家的事吗…打牌受伤难道不是常识?天魔王太强让受的伤重了一点他有什么办法。
   “信兄应当向阿利道歉才是。”
    …他的面具也被炎利家打碎了啊他也需要道歉!
    就算内心已经掀桌无数次,天魔信长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他已经有了大六天魔王的黑历史了再做些什么万一被幸村讨厌了怎么办?!
03
    天魔信长和炎利家不熟。
    但这并不妨碍他怎么看怎么觉得炎利家不太顺眼,各个层面上来说。
    这大概就是天生的气场不合了。
    凭什么他只能在暗中观察幸村的动向而炎利家却和幸村越走越近!选择性遗忘了这是自己的决定的天魔信长不想说话并向炎利家扔了一只锅。
    战斗中面具损坏后,幸村看他的眼神让他受到会心一击。虽然迟早都会暴露被幸村用这样的眼神看但就是不爽炎利家让时间提前的天魔信长不想说话并再次向炎利家扔了一只锅。
    在国外偶尔会接到幸村联系却每次都会听见炎利家名字,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的天魔信长不想说话并…好吧这次不是扔锅,他在炎利家头上记了一账。
    然而这些都没有什么卵用。
    天魔信长觉得心好累不会再爱了。
04
    难得回一次日本的天魔信长只是习惯性地去找幸村。
    然后他后悔了。
    他究竟是为什么要自己赶着被虐的?
    远远就看见不远处草地上幸村标志性的红发,再走进一点看见了坐在一旁脸上带着(在天魔信长看来)算的上是宠溺的笑容和幸村聊天的炎利家。
    快被闪瞎了好吗?
    天魔信长表示这不能忍。
    那边的!秀恩爱的!对就是你炎利家!过来我们来一场Battle Spirits!我要拔你的晶核!
    炎利家:怎么突然感受到了杀气?
                            —END—

#赤J#倦怠之季

#赤井J#倦怠之季
‌【这是Joker捡了一只火鸡回家的故事】
      由于自身属性的关系,赤井翼向来和水合不来,尤其是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更是完全提不起精神。
    “啊…”站在可以避开雨的角落,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好想回家。”
    “那就回去啊。”
      只是出来买东西的Joker看见不远处明显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赤井翼,感叹他们哪里都能碰见的孽缘,条件反射地接了这样一句话。
      下一秒,赤井翼看过来地视线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果然还是室内比较干爽,舒服多了。”饭后抱着ACRUX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赤井翼如是说到。
    “…”关键是这里是在我的SKY JOKER室内啊这个哈欠混蛋!竟然擅自跟到别人家里来!
    “嘛…Joker先生,来都来了也没办法。”若不是阿八拉着,Joker随时都能冲上去和赤井翼干上一架。
    “为什么生气?”他似乎看穿了Joker心中所想,“我就待到雨停。”
    “雨停?”Joker愣了一下,瞟了一眼窗外,反应到本体是不死鸟的赤井翼大概非常讨厌这种天气。雨还在下着,比之赤井翼来的时候不仅没有变小,还有隐隐变得更大的趋势,也许今晚都不会停。
     你是打算今晚就在这住下了对吧!
     瞪着完全没有自觉的某人,Joker哼了一声。
    “我去睡觉。”
    “唉?可是现在还很早,Joker…先生?”
      阿八的话还没说完,Joker已经关上了房门而没看见赤井翼若有所思地表情。

      睡不着。
      不知在床上翻了多少次身,Joker还是没能入睡,甚至连一丝睡意也没有。
    “都是那个哈欠混蛋的错——”Joker实力甩锅。
    “咔嚓——”
      门口轻微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阿八不会随意进来,spade和queen不在这里,自然不会是他们,来者是谁已昭然若揭。
      然后他就感到有个东西挤上了自己的床。
    “喂!你干嘛?”
    “睡觉啊,”赤井翼并没有等Joker同意的意思,兀自找好了位置就躺了下来,“好困。”
      Joker的床并不算小,但终究也只是单人床,睡两个人多少有些勉强。
      这个混蛋…
      Joker诅咒赤井翼天天碰上下雨。

    “Joker先生,起床…呜哇!”端着早餐的阿八被Joker浓重的黑眼圈吓了一跳,“这是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Joker的声音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那个哈欠混蛋害他一晚上没睡着,再碰见一定找他算账!
      已经离开SKY JOKER的赤井翼:下次雨天再去Joker那里住吧。
                            —END—
【就问你们,吃不吃这份安利!】

#赤J#Be Interested and Fall In Love?

【写一写新大门】
【没有剧情可言的随笔】【短】

      为什么对自称怪盗Joker的少年这般在意,赤井翼自己也不太清楚。
      最初见面的时候只是因为他很有趣,和认知中的,普通的人类完全不一样。如同小孩子得到了新的玩具,赤井翼只是抱着和他玩玩的心态,想看看Joker的能力究竟能够达到何种地步。
      老实说,对方能够在近乎绝境的情况下从鲨鱼口中逃生并成功拿到水晶骷髅钥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也就是有些的程度而已。
      直到对方凭借仅仅几秒的记忆便记下了地图,成功找到神兽所在,通过法老王的所有考验,成功从他手中抢走ACRUX,或者说,是ACRUX自己跟着Joker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小看这个少年。
      一定是因为ACRUX的原因,才会在意Joker的动向。站在大厦的楼顶,居高临下,赤井翼注视着在警察的追击下游刃有余地拿到了宝物的Joker,这么对自己说。
      话说,刚才ACRUX好像也在来着?

     “哈欠混蛋,别老跟着我啊!”
      Joker一手抱着刚得到的宝物,另一只手努力扯下黏在胸口像猫一样的神兽,同时躲避警察的追击,有些火大的看着从刚才开始就一脸“好想回家”,却还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家伙。
    “那可不行,ACRUX还在你这,我得保护它,”短暂地停顿,赤井翼不出Joker所料地打了一个哈欠,“好想回家。”
    “你就不能有点紧张感吗!”
      一心多用完全耍着警察玩的Joker似乎也没资格说这句话。
      毫无悬念,结局依旧是Joker轻松从警察千方百计地包围下逃脱。
    “欢迎来到闪耀的夜晚。”
      怪盗的行动于Joker的话语中落幕。
    “闪耀的夜晚吗?”赤井翼看了一眼天空,既没星星也没月亮。
      不过,有那个家伙在的话,也确实是闪耀的夜晚。

      Joker已经不想吐槽最近每逢他一有行动就出现在身边,没行动也不时在面前晃几下刷存在感的某个哈欠混蛋。
    “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你可以随时进出SKY JOKER的地步吧!”看着一脸气定神闲坐着吃阿八做的咖喱饭的赤井翼,Joker真想把ACRUX一把扔到他脸上。
    “那么,考考你。”赤井翼带着在Joker怎么看怎么欠揍的微笑,“我们是什么关系?”
    “1敌人,2朋友…还是,3恋人?”
                                          —END—

#烈火魂#段子

想写一篇正经的炎烈或者信烈,但发现自己肝不出来,写出来的变成了这样OTZ
cp大概是信→烈←炎。你问幸村?他只是单纯的【重音】把信长当哥哥阿利当兄弟而已【冷漠】【幸村只在最后出了个场】
【以及,我真的记不清烈火魂前面的内容了】
【信哥和阿利视角】
【轻松吐槽向→恶搞向】【OOC程度max】
【短】【很短】【非常短】的三小段。
01
    天魔信长最近有些抑郁,类似于从小养到大的女儿却不知被哪里来的混小子拐走了的抑郁。
    不要误会,这仅仅是个比喻而已。他还没年长到可以当爸爸,也没有女儿。
    他只有一个妹妹,和一个被他当弟弟从小看到大的人,烈火幸村。
    那么,问题来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幸村在和炎利家打了一场BS后关系越来做好了?
    这种事他不允许!!!
02
    炎利家最近有些烦恼,有点像恋爱的烦恼。
    当然,他并没有恋爱,周围也没有女生足以让他倾心。
    什么?早云?不可能。
    利家表示,认识这么久了他就没有过这种想法。再说,别人已经有主了。
    让他烦恼的是名为烈火幸村的,和他同样的S级武者。
    自从对战输给对方后,他发现自己对对方在意得有些过头。不仅仅作为对手在意,而是更加深层次的。
    问题是,对方是男的。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03
    初次见到大六天魔王时,炎利家感受到了威胁。毫无疑问,对方是压倒性强大的武者。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他感到对方看他的视线带有一丝敌意。但这也不过是一眼,后来大六天魔王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幸村。
    别问他为什么隔着张面具还知道大六天魔王在看哪里。他就是知道。
    虽然自觉没有惹到过这样一号人,但既然对方发出了挑衅他自然不会示弱。利家也毫不避讳地看向大六天魔王。
    感受到了身旁迷之修罗场的幸村:“?”
04
    阿利:打扰谈恋爱会被雷劈的。
    信哥:妈的我就打扰了不服?
                           —END—  
   【写出这样的东西我滚去面壁】

【战斗之魂brave】Dream

没有粮吃自力更生…虽然这么想的但我真的写不出来【大哭.JPG】这写的什么玩意儿!【摔】
对不起我写不来对战所以选择了跳过【死目】
短的要死要死的【躺尸】以及很迷,意味不明
cp大概是巴罗涅×弹
                 ↓
    巴罗涅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真实的梦。真实到他确实能够知道这是一个梦。
    他看见马神弹,微笑着向他发出挑战。
   “巴罗涅,来一场对战吧。”
   “Gate Open!界放!”
    熟悉的对战领域,熟悉的对手。只是这位对手,他再也见不到了。
   「巴罗涅…」
    他想起那一天,炫目的光芒中,马神弹向他伸出右手,「十分的感谢你,真是场精彩的对战。」
   「马神弹!」除了竭力呼唤对方的名字,他什么也做不到。
    他看着马神弹被当做祭品献给神明的炮台,终止了世界的崩坏。
   “对战中走神可不是好习惯。”
   “只是想起了一些事罢了。”一些不想回忆的事。
    久违的,巴罗涅再次享受到了让他尽兴的对战。虽然这仅仅是个梦。
   “十分的感谢,真是场精彩的对战。”
    输赢暂且不论,梦的最后,马神弹向他伸出右手。
    这次他握住了。

    马神弹不会再回来了,留下的只有世界。
   “我会守护好这个你用生命换回的世界。”
                            —END—

椚椚丘中学日常[微博体]

OOC慎入

中村莉樱:

今天上街看见学生会长和一个超正的妹子走在一起[图片][图片][图片]

转发(43)  评论(37)  赞(110)

杉野友人:连会长都脱单了[拜拜.jpg]

潮田渚: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那妹子眼熟吗?

茅野枫: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寺坂龙马:什么鬼你们认识那妹子?

矶贝悠马:虽然是长发…但这看着像业是我的错觉?

前原阳斗:绝对是赤羽没错@赤羽业

赤羽业:…

浅野学秀:下次继续

杀老师: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惊恐.jpg]

茅野枫: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惊恐.jpg]

神崎有希子: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惊恐.jpg]

潮田渚: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惊恐.jpg]

赤羽业:只是打赌输了而已,下次就是他了@浅野学秀[不屑.jpg]

浅野学秀:下次赢的还是我

[点击展开更多评论]

赤羽业:

[图片]

转发(25)  评论(51)  赞(154)

前原阳斗:卧槽赤羽业你坑我![愤怒.jpg]

赤羽业:我让你穿女装又没说你能成功[摊手.jpg]

茅野枫:有生之年竟然看见前原的女装

矶贝悠马:前原今天突然来找我还问我他这么穿好看吗…又是新式泡女生方法?

中村莉樱:迟钝的班长,为前原点蜡[蜡烛.jpg]

前原阳斗:你绝对是在记恨我上次暴露了你!绝对是吧?!

前原阳斗:矶贝你听我解释!@矶贝悠马

赤羽业:没啊[微笑.jpg]@前原阳斗

浅野学秀:来一趟学生会办公室

潮田渚:业君刚刚出去了

杀老师:我的手中已经举起了火把[烧.jpg]

[点击展开更多评论]

【前半段是上次点文里的秀业女装梗…本来想写个正经的短篇的结果并写不出来所以变成了这样(ಥ_ಥ),想配图但是手残所以pass】

【后半段是满足语c里矶贝皮的基友想看前原穿女装的愿望(´・ω・`)】

【我明明是秀业党为什么前矶写得反而比较多(°ー°〃)】